周挺懒

一组光头中年er。

zs_弓长帅:

徽州西递,春近尾声,烈日与烟雨相互推搡。这里的白墙灰瓦早已在画中出现万万次,甚至我都在梦中预见,提不起人的兴趣。

穿寻几条细弄,有一尽头被隔墙、摩托遮挡。壮胆探进,肩旁高墙夹成短巷,阴凉中透出泥土清息,前方洞门里单是一户人家小苑。于是我靠巷边石板坐下,铺纸动笔,不再盲行。

方寸小苑清幽,草木琳琅,墙缀斑驳,有几团乱线窜行其上,细门高窗下走鸡闲行,有一老者漱口梳头、服药看报。多时之后,老者走出洞门与我攀谈,而后邀寻我而来的朋友一起进宅观览。进得门里暂是昏暗,前行却有绿草怪石一掌小园,有两重天井高堂,再有堆满道具杂物的巨大庭院,豁然开朗。出得大门《迪吉堂》的石牌映入眼帘,这幽闭小门里竟是大户人家,据说村口牌楼便是他家所立。待我们回到厅堂,老者正在桌案前吃早餐,翻看堆积在上的线装书册,才知是他手抄的《胡氏家训》《西递楹联》,着实有益。继续闲谈才知白发老人八十有五,亦爱琢磨医药。他相当热情的给同行的姑娘写下治痘良方,我俩欣喜感谢!之后便退回巷子继续画着。

一天的光景甚短,无非是老人家出门三四次,一次嘱咐药引需用土鸡蛋清,一次问我他高考失意的孙女手机是否有电?还有我们离开午饭时,在我座旁种下一株铁树。。。。。。生活如此!


还是不行还是要努力

DAY1 | 做个记录

斑马||上班随手试色

生活。